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那个叫甜甜的女人
那个叫甜甜的女人

那个叫甜甜的女人

我叫王刚,今年40岁,单身。是一个建筑工人,从事整地的工作。

  因为我的女朋友早上打电话来要和我分手,她笑我真没用,四十多岁了,还在干建筑工人。今天晚上我和几个朋友为了安慰我,在一家餐厅喝了好几打的啤酒,在结帐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钱包还摆在工地,我得快去拿,不然明天一上工准被人拿走,于是我半夜两点多一个人醉醺醺的走去工地。

  我刚从工寮拿完钱包走出来,就在路上看见一个人影,还有小小的啜泣声。

  我全身的毛发一下就全竖起来,脑袋瞬间清醒了不少,冷汗流了一脸。早上有个工人还跟我说这一块地之前是乱葬岗,讲了几个绘声绘影的鬼故事。

  他妈的,我不会这么倒楣吧?早上女朋友来分手电话,晚上就撞鬼。我连忙把身子一蹲,就躲在草丛之中,想看看这影子是人是鬼。

  我看见那个人影远远的走了过来,原来是是一个身材还不错的女人,穿了一件紫色的衣服,手上还拿着一瓶酒。

  这个女人我见过,最近才住在工地钉子户老张家,好像是远亲吧,之前我们在拆附近的房子时没看过老张家有这样漂亮的女人。这女人可能不是本地人,那一件紫色的连身针织衫被她的上围给撑得鼓鼓的,衣服下摆也遮不住她的下体。

  我靠!她没穿内裤!而且下体光溜溜的,一根光都没有,应该是做过除毛。

  几天前我和两个工人看到这贱货穿得比电视上的女明星还暴露,我们几个就一起教训了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一顿,用手指把她插得哇哇乱叫、淫水直流。没想到她还是死性不改,这种淫荡的女人就是要教训好几次才行。

  我想老张可能是这一阵子被我们工地的小背主任逼怕了,怕他只要一出去买生活用品,我们就会立马把他儿子拖出来然后把他家给拆了,所以找来这个美女亲戚来帮忙他买一些生活用品吧!

  这个衣着暴露的眼前的女人又让我想起今天和我分手的女朋友。我女朋友叫小敏,今年32岁,虽然长得不漂亮,但是胸部虽然不够挺,但至少有F罩杯。

  我看女人的标准很简单,对我们这种人来说,除了要能生小孩,就是要奶子大。说来很不甘心,我和她才上床没几次。还没能好好的玩弄那一对大奶,就被像垃圾一样的抛弃,这让我越想就满肚子火,心里呕得要死。

  我越想鸡巴就越硬,妈的!今晚正好找这美女来好好发泄一下。于是我偷偷的从后面接近她,然后一把就将她给抱住,一手摀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

  「别出声,不然把你强奸完之后再丢到河里喂鱼。」我低声在她耳边说着,她听了之后就不敢反抗了。

  我抬头看了看老张家,灯还是亮着的,可能还在等她回家。为了不被发现,一不做两不休,我把这个美女直接拖到工地的工寮里。

  我把旧制服撕成布条,把她的双手给绑在身后,以便我等一下好好玩她。当然我也在她的嘴里塞了布条,虽然布条充满了男人的汗臭味,虽然对美女来说不太舒服,但也只好将就一下。

  我仔细看了看眼前的这一位美女,她的装扮满像港台电视剧里的那种潮女,真的比我之前的女朋友美得多,更不用说她的气质和魅力。真正吸引我的还是那一对巨乳,又白又大又挺,和她娇小的身驱简直不成比例。而且我一看到她不带一丝赘肉的小腹,我的鸡巴就更硬了,我还没有上过这么年轻而且胸这么大的美女。

  因为怕在工寮搞她将来会留下证据。我一路把她扛到离这不远的一个废弃工厂里,还好这小妮子还满轻的,应该不满45公斤吧!她并没有挣扎,只是嘴里一直「呜呜」的乱叫。

  工厂里没有电灯,我只能藉着窗外透进来路灯的黯黄灯光看看她。

  她双手被我给挂在一台废弃的旧机械上,才把她两脚一分开,我就急着把我的鸡巴给插了进去。奇怪的是我还没大力操她,她的小屄就非常湿,等到我抽插了几十下后我才发现一个秘密,她的小屄被我干到不停地流出白色的精液,可是我还没射呀!

  当我用力抓着那两只滑溜溜的大腿使劲地晃动时,我注意到有一个小纸片从她的紫色衣服的口袋掉了出来,我连忙用手接住,打开一看,我差点吐血。

  纸片写着:「我叫甜甜,今年22岁,三围是34D、22、34。我是台湾来的妓女,找我上床打炮每次人民币一千元。一口价,想滑价请找别人。」原来她是个妓女,这贱货应该是刚刚才被人操过,难怪这么晚才回家。

  我对性爱方面可是有洁癖的,我之前每一个女友都是处女。这个妓女晚上不知给几个人内射在小屄里面,我现在干她岂不是当最后一个龟儿子?而且前面的人如果有病怎么办?想到这里,我连忙把我的鸡巴拔了出来。

  一股恶心的感觉在我心中蔓延,今天和女朋友分手,连找个人爽爽都找到才被人干过的妓女,现在还有可能被传染到性病。他妈的,我今天是怎么了,真倒楣!

  我火大的打了这个女人一巴掌,把她嘴里的布条给拿了出来:「妈的,你叫什么名字?你这个妓女,今天有几个人干过你?」我说这话的时候一直期待她不要说出超过两个人,不然我真的会因为同一天和别人共用一个女人给恶心死。

  「我叫甜甜,我不是妓女。我看过你,你是工地的工人吧?我是你们工地主任的老婆。」甜甜虚弱的说。

  「哈哈哈!如果你是小背主任的夫人,那我就是美国总统。我操!这么晚回来,小屄里还全都是男人精液,还说不是妓女?」我的脑袋里还是充满了别人恶心的精液沾到我的鸡巴上的画面。

  我仔细地检查了一下,确定她的屁眼里没有精液,「你叫甜甜是吧?不说也没关系。」我不怀好意的说着。

  我把随身携带的百雀灵雪花膏在她的屁眼里里外外胡乱地擦了一阵,然后把龟头抵在这个叫甜甜的女人的屁眼上。我直挺挺的站着,一动不动,就像等待执行枪决犯人的刽子手。

  「你如果真是我们小背主任的老婆,他的手机电话你念给我听听。」我看她还被高高挂在废机械上动弹不得,就提出了这个问题来。

  当我发现这个贱货努力地想着电话,我趁她精神松懈的时候,一下子把用来绑手的布条的活结给松开了。她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顺着地心引力掉了下来,「噗滋」的一声,她已经被润滑过的屁眼承受了全身的重量,整个人坐在了我的大鸡巴上。

  接下来,甜甜的惨叫在整个废弃工厂中产生了回声,耻辱的哀嚎不断地回荡着……

  我从后面把她腾空抱起,让她面对工厂微开的铁门。微弱的路灯照在她雪白的胴体上,映出了妖艳的亮光,我自已则是用力地在后方操着这贱货的屁眼。

  「不要,不要再弄了,那里好痛……喔,我是妓女,我是爱被人操的妓女。

  可以了吧?饶了我……」

  「我就知道你真的是妓女,还说是我们小背主任的夫人。你这贱货,人家小背主任可是台湾来的领导,要学历、要长相,什么没有,还需要找妓女当老婆?

  你也配。我操,你给我说说今晚有几个人搞你呀?」我一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更快速的抽插着。

  可能真的太痛了,我手上抱着的这个女人双脚不停地在空中乱踢着,连原来被我脱到小腿上的衣服都踢飞了。

  「好多个,有很多人射在里面。他们都不听我说的,每个人都射在里面。」这一下轮到我的脸绿了,我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好多人内射,那我得性病的机会不就很高?而且我的鸡巴还沾上了好多其他男人的精液。好久没这么生气了,我持续一下又一下大力地操着眼前的大奶妓女,脑袋飞快的动了起来,想找个方法来搞死她。

  忽然之间,我随着路灯的黯淡光线,发现在铁门的缝中好像有人影在晃动。

  不一会儿,我就发现有三个流浪汉在门缝里偷窥。

  我想起来了,这个工厂属于旧城区,几年前市中心开始发展的时候,有点能力的人早搬走了,现在这里就是个贫民窟,附近的住户都是全市最穷的人。因为房租便宜,久而久之这里也成了全市治安最差、乞丐最多的地区,居民大部份没有工作,做的事不是贩毒、乞讨就是当小偷。

  我的心中浮现了一个邪恶的想法,于是我叫甜甜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帮我口交把鸡巴给舔乾净,并且故意把她的屁股贴着工厂的铁皮墙上。我就坐在一块生锈的铁块上,一边享受着美女的口交,一边揉捏着那一对坚挺的双峰。

  我隔着铁皮看见外面的几个影子开始动了起来,应该是这一幕活春宫太刺激了,几个人受不了在门外自慰起来了。我不心急的慢慢干着甜甜的小嘴,享受着那热呼呼的口腔温度。

  和我想的一样,几分钟之后有一个流浪汉忍不住了,我看到一根恶心黝黑的中指从铁皮缝中伸了进来,那带有污泥的手指慢慢没入了甜甜的阴道中。甜甜根本没想到会有东西从背后伸进来,吓了一跳,整个人抖了一下。

  在她想回头看的时候被我打了一巴掌:「你这个贱货,帮我吃鸡巴还这么不专心。要不是我看你奶还算大,就凭你刚刚害我变成沾到别人精液的龟儿子,我早就把你打成猪头三了。」我一边说,一边拉着甜甜的头发开始干起她的小嘴。

  门外那几个人发现我居然不制止他们,起了一阵骚动,更加变本加厉起来,每个人都拿出手指对着甜甜的阴道狂插,也不管她受不受得了,把甜甜插得全身抽搐起来。每当甜甜想回头看,我就给她一巴掌,打了几次后,这个妓女就认命了,很专心的用嘴帮我口交。

  没几分钟,我就把又腥又浓的精液给全部射进了甜甜的嘴里,并且要她给我全部吞下去。为了让她不能吐出来,我把那一条肮脏的布条又给塞进了甜甜的嘴里,听着她「呜呜」乱叫,我心里升起了一些凌虐的快感。

  虽然我爽完了,但是对于沾到别人精子的事还是觉得生气,于是我又想了一个办法要整死这个叫甜甜的妓女。

  我对着铁门大声喊着:「外面几个,不要再躲了,全部给我出来!」三个全身脏兮兮、身上还有异味的年轻流浪汉很不好意思的走了进来。

  「看很久了吧?怎么样呀!要不要和我合作一下?这个女的是我买来的三陪妹,她今天和明天的时间都是属于我的。但是我还有其它事要办,你们几个帮我把她给卖给你们的朋友,每操她一次五百元,我们五五分成,怎么样?」我不知道这么做会不会太大胆了,甜甜听了更是一直用力地摇头。不过看着面前的三个人不停地点头,我就知道这个邪恶的计划可以启动了。

  我们几个人谈好分成比例后,就把一直「呜呜」叫的甜甜从工厂给带回到了工寮,先把她给洗得香喷喷的,以免等一下没人想要花钱干她。接着把她抬到了附近一个公园里,在那里把甜甜给剥了个精光,用签字笔在甜甜的小腹上写了大大的字「台湾妓女,干一次五百元」。

  然后强迫她坐在一个长椅上,用塑胶绳把甜甜的手腕和脚踝给绑在一起,这是为了等一下让她光洁的小屄可以大方的展示给客人看。

  几个人流浪汉叫甜甜给坐在长椅上,其中一个还把甜甜的头发给绑成了一左一右两个麻花辫子,看起来又让她小了好几岁,而且一副清纯的样子。

  没五分钟就来了男男女女十几个人,我看他们十分肮脏,身上散发着臭味,这些人连乞丐都算不上。这些人站在长椅前面打量着甜甜,对着她的脸蛋和身材品头论足了一番,对着已经被剃毛的阴户指指点点,但就是没人敢上前来。

  我有点心急了,就问其中一个人:「台湾来的三陪小姐没见过吧?算你们运气好,今天只要五百元就可以操她,有没有人要报名的?」我边说着边把甜甜的两脚给拉了开,让她的私密处给大家欣赏了够,她眉头紧锁但是无可奈何,只好厌恶的扭过头去。

  其中有一个人说了一句:「五百元对我们这种人来说也不是小数目了,没试用过怎么知道这个台湾小妞的屄是紧的,还没被你操到松掉。」「那你们自已用手来验验货,每个人五分钟,想爽一爽就把钱给旁边的这个小哥,知道吗?」其实我早就知道这一群穷鬼哪会有五百元可以来嫖妓,把价钱拉这么高都是为了要让甜甜多给人凌虐几次。

  「哗」的一声每个人都冲了过来,我让他们排好队。一个一个用持久战来搞死这个台湾来的美女,让她知道惹毛我的下场就是这样。

  刚开始大家还不是很敢,只有一个看起来才十几岁的年轻人走了过来,蹲下来对着甜甜的阴户就是一阵乱舔。甜甜马上就因为受不了不停地扭着胴体,我把甜甜的双脚故意架在这人的肩膀上。

  因为阴蒂被刺激,甜甜白嫩的大腿迅速夹住那人的头,别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老公不在的荡妇,自已主动用双脚勾着野男人来帮自已口交。

  「这妓女还真贱呀,自已还主动勾着男人。」、「不要脸,这么爱被干,被人搞烂算了。」、「台湾来的果然淫荡呀,和电视里演的一样。」这群人又起了一骚动,看来对甜甜同情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甜甜现在已经知道自已无法逃离,只好任由那人用舌头舔着阴户。因为甜甜体重很轻,那人直接把甜甜给举起来舔,她高高的坐在那人的脸上,接受着羞辱的口交,脸上又羞又爽的表情被人看得一清二楚。

  我看着甜甜屈辱的表情,心中升起快感。她知道无力反抗,只好双眼紧闭,头朝向旁边没人的地方,也许不想让这个震撼的轮奸画面进入自已的记忆中。

  之后的几个小时里,微黯的路灯光线正纪录这残酷的一幕。不知道为什么,甜甜全身的阴毛、腋毛,包括细小的汗毛全被除毛过,豆大的汗珠在甜甜光滑的躯体上闪闪发光,美女的香汗随着身体的剧烈扭动飞溅在围观者的脸上和身上。

  我这时一心只想凌辱她,已经不单单只想折磨她的肉体,更想连她的灵魂也被我踩在脚下践踏。我站在甜甜的后方,把两条黄色的麻花辫当成了马车的缰绳用力拉,强迫她看着自已正在被蹂躏的下体。

  我这时在甜甜的耳边低声说:「你给我看清楚了,我要你记住每一个人搞你的样子,好让你之后慢慢回味。哈哈!」甜甜说不出话,只好「呜呜」的叫了起来。

  接下来的几个人更无情了,毕竟不要钱的玩具,谁会去珍惜呢?

  我继续强迫甜甜看着她的小屄,这时甜甜正被一个满脸胡渣的粗鲁中年男人用手指送上了高潮,可能是很不舒服,甜甜扭着腰抵抗着,大奶因为身体的扭动而剧烈地晃动着。

  我看甜甜可能撑不下去了,这么搞下去,没几下还没赚到钱,她就会被人搞到昏死过去,我的凌辱计划也会被迫提早结束。

  我告诉他们中场休息一下,让我来表演。甜甜被我头下脚上的在长椅上转了一圈,她的小屄就像祭品般被众人给看了个清清楚楚。刚才被粗暴对待的阴户正流出爱液,在她的小腹上形成了一个小池塘。那些本来在排队的人也绕成一圈,开始七嘴八舌的谈论起这个美女的骚样。

  我见气氛开始热络起来了,就把裤子脱掉,一手握着自已的阴茎,一边问着他们想不想看什么叫「深喉咙」。这个词是我们工场里最爱看毛片的小陈告诉我的,他还把怎么用这招把几个三陪小姐给搞到求饶的丰功伟业给我讲了好几遍。

  我把甜甜塞在嘴里的东西给拿了出来,在她还来不及发出声音时,嘴巴就又被我又长又粗的鸡巴给插了进去。可能没有被人这样搞过,我看得出她眼神中的恐惧。我缓缓地把阴茎越插越深,甜甜的小嘴被我的鸡巴整个塞得满满的,只能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每次干到最深处时,都可以看到她的喉咙会有小小的隆起。这群人看到后整个疯狂了起来,我随着他们的起哄声有节奏地干着甜甜的嘴,双手玩着那一对弹手的乳房。

  十分钟后,我再次发射了出来,带有腥味的精液把甜甜的嘴里、脸上、身上和胸上给弄了一大片。她全身摊软,依然像无法接受事实般楚楚可怜的看着我。

  「你这贱货,呼呼~~还满会帮我吃鸡巴的,将来我一定要……呼呼~~常常用这招搞你。」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边说边喘起气来。

  「恶……我不要。放我走吧,我不会和小背说的,拜托你。」在甜甜说话的时候,一条白色的精液从甜甜的嘴角流到了眼角。

  「说你妈啦,我操!还想跟我讨价还价,真是个欠干的婊子。你们上,给我继续搞她!」

  接下来,她在众人面前表演了好几次高潮和失禁喷尿。她连妓女都算不上,只能被一些低等乞丐当作性爱玩具给玩弄着。我看着她眼中的屈辱和浪叫,心中充满了满足感。

  其实我也没想过要利用她赚多少钱,只是想满足自已平时没机会得到的凌虐快感罢了。但这女的毕竟和老张家有点关系,真的搞坏了可不行。我在旁边有点急了,大叫着:「他妈的,你们这些废物,把人家台湾美女给搞坏了怎么办?」这个强奸秀我看了一段时间,发现此时已经快天亮了,等一下上班迟到就糟糕了。

  「我先走了,如果快天亮就把这个妓女给带到废工厂去,等我下班的时候会去那里找你们。你们好好干,如果找到更多人来,我会把你们的分成提高。」我对着帮我抬甜甜来的那几个人说,说完我就离开了,只剩下那一群人继续折磨着那个台湾妓女。

【完】